十一奉獻經歷神

James Zhang        Santa Ana 牧區     

弟兄姐妹平安!我是丰盛小组的James弟兄,我太太是Sarah姐妹。我希望就疫情期间在教会奉献上做小小的见证。这需要略微交待一下我们的背景:我主要做孩子的数学科学辅导,是家里的经济来源;太太现在负责照顾两岁多的Joseph和一岁多的Jasmine。我把我们的生活形容为服五年徒刑的劳改犯人,成天忙得跟打仗似的。

疫情发生以来,很多人的工作和经济来源受到了或大或小的冲击,我也不例外。但感谢主,我在疫情发生的那几天,忽然学会了使用网络会议软件Zoom系统,我的大多数学生都改为了上我的网课并且我教起来得心应手。这让我受到的冲击非常小,我自己深深知道这是主对我们一家的怜悯和看顾。

在今年逾越节前后,Sarah根据她的领受提议要做一次特别的奉献。我本身来讲是并不同意的,因为我们家有着很多的实际困难和并不宽裕的经济,出国前的一些债务甚至春节前刚缕清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最后同意了她做这样的特别奉献。但过一阵我又心生悔意,觉得上帝不是要让我们这样做吧!我甚至想说要把这些奉献从下个月抵扣回来(最后没有发生)。

到五月底六月初,Sarah根据她的领受提议我们要从六月起做十一奉献。这可是让我觉得很肉疼的事情。而且我是对十一奉献做过研究的人,觉得十一奉献是一个暂时在教会和会众之间无解的问题。我相信的是自助者,天助之,一个好的基督徒就不会无端给上帝添麻烦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最后同意了太太的奉献提议。这让我有些惶恐:我们的生活很平凡,上帝很难有机会倾福于我们啊!

不过似乎真的有一些奇妙的事情发生!我们租住的房子,为节省开支,我们把三个房间分租出去。但五月初就一直空着一个(大概疫情以来房子没那么好租吧),每个月让我们损失约一千美金。但进入六月,事情发生了逆转,一个租客拖延了一下,但最终带着孩子入住,并且还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姐妹。我这边,疫情以来流失了一些无法专心网课的学生,也添了一些新学生。虽然还过得去,但其实学生并没有饱和。我为了增加学生生源,甚至到纽约和湾区这样物价昂贵的地方打起了广告,反正现在是网课,不再受地域的局限了嘛。我每次看我在纽约的广告阅读人数快速增加,就觉得非常欣喜。不过实际情况是:并没有出现哪怕一个纽约的人联系我学习辅导的事,看起来我的人为努力是空欢喜。倒是六月十号以后,我二三月份教过的一个家庭,当时说要回国就停课了;现在说还在美国,孩子已经放羊三个月了,哥哥弟弟合起来一周需要上六次课。加上我另一个学生程度不够,也需要加一次课。我的学生基本饱和。

感谢主,祂真的有看不见的恩手在指引!这就是我的小小见证,见证祂在我心里是信实的,是又真又活的。祂目前让我看到的,还是很小的事情。借着这次疫情,借着这次黑人暴动,其实上帝让我看到了更多,让我坚定了信心我还可以去帮助更多的人。哈利路亚!我和我的家庭要更多认识这位上帝,更多赞美主耶稣,更多跟随主耶稣!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